广告合作邮箱:haoyunlai6678@126.com
合理安排看片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返回

母子乱交

来源: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6-16 19:40:45

我回来了,妈妈!」凯文随手关上门,边踢掉足球鞋步向起居间,边大声叫着:「妈妈?」一般而言,星期日的下午,他的母亲茱丽总是会待在家里,但似乎此刻她并没有在。耸耸肩,13岁大的凯文冲上了楼,他已经忍不住想要小便了,在看到洗手间的门关上时,小声地咒骂几声对他来说自然也是不可避免的事。洗手间里面有人,这可以从那种明白无误的声响中推断出来。「妈妈?」他在外面叫了几声。「宝贝,有什么事吗?」茱丽在洗手间内回应了他。「你会在里面呆上多久?我想……我想小便。」「我才洗没多久,」茱丽说着:「如果急的话,就进来吧,我没有锁门。」母亲正在淋浴,同时他进去小便,这听起来或多或少有点奇怪,只不过此时他膀胱快要撑炸了,除此之外别无选择。他打开了门,走了进去,极力地想要在这间大浴室中分辨出母亲身在何处。浴缸里满是肥皂水,把他那35岁爱赶时髦、有着大胸脯的金发母亲动人的女性曲线完全遮住了,但是她那迷人的奶子就在水面下,仍是依稀可见。「哈罗!凯文。」她向着这边笑笑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「啊,妈妈。」她的儿子有点羞怯地回答,把眼神从那能让他看得一清二楚的奶子转到了她的脸上,然后他飞快地跑到抽水马桶前。他穿着的足球裤,现在已经半脱了,然后就是他的内裤,紧接着他极力地放松自己,开始撒起尿来。从浴缸里看过去,茱丽怔怔地看着她那年青又英俊的儿子。对她来说,儿子就是她近二十年的婚姻所能带给她唯一的最好礼物。凯文身体纤细,有着同茱丽一样颜色的短金发。当那拥有活力双腿和完美臀部的年青少年站在那里开始小便时,她只是出神地望着他。「足球练习得如何?」她问道。「很好,」凯文回答道:「我射进了三个球。」他很自然地转向母亲那边答茱丽微微地抬起了身体,让她的乳房完全露出了水面。她5英尺3英寸高,可算是不高也不矮,但是却拥有一对能杀死所有男人的大乳房,那对乳房除了大之外,是又坚挺又有型,就像她那微微突出的屁股一样。自从8年前她离婚之后,她已经好久没有尝过性爱的滋味了,可是近几个月来,她身体内隐藏的性欲似乎开始渐渐觉醒了,对于像她这样一个离过婚同时又是职业女性的单身妈妈来说,想要出去找个男人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了。内心处一个小小的声音告诉她这是在犯罪,但是茱丽根本不能阻挡她那年青儿子身体的诱惑,在她偶尔发现他床下的色情杂志之后,她就意识到他已经长大成人了(面带着理解的笑容,她把那些杂志又放回了那隐藏的地方)。

凯文撒完了尿之后,便羞红着脸穿上了内裤和短裤。「你可不可以帮我拿一块浴巾呢,宝贝?」她请求道。「什么?哦,当然可以了,妈妈。」凯文从壁柜里挑了一块大浴巾,走向浴缸。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她那可爱的大奶子,那儿吸引住了他所有的注意力,尽管他清楚地知道他这样看亲生母亲的乳房是一种罪恶,但是他根本不能抗拒。「谢谢你,甜心。」茱丽说着拿起那块毛巾,擦干了脸后,再抬起手擦她的双乳。此刻她那对可爱的大波波已经彻底露出了水面,带着一丝丝的水光和肥皂泡沫,彷佛在施放出无穷的诱惑。茱丽放下了浴巾,为着看住她儿子睁得大大的眼睛,「你觉得妈妈的身体好看吗?」她露齿一笑。「是的,」凯文回答道:「我的意思是……你一直都很漂亮,现在也是。」他的声音里有着一丝焦燥。「你也长成为一个英俊的帅小伙了,」茱丽用抚慰的声音道。无疑地,她的独生儿子短裤内某种东西已经是硬绑绑的了,她情不自禁地伸出手,慢慢地接近了少年的腹股沟:「你也长大了。」她好似自言自语,隔着他的短裤拍了拍,然后,用她的另一只手,轻轻地把男孩的短裤和肉裤脱至膝盖处,让他那尚未完全长满阴毛的私处裸露了出来。凯文的阳具非常小,毕竟他现在只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少年而已,但是四英寸半长的鸡巴却骄傲地挺立在那里,像铁般硬的茎身上布满了青筋,而龟头则涨大变成了紫色。茱丽用手握住它,开始上下来回套动,「这感觉好吗?」她问道。凯文只是点点头,那感觉真是太强烈了,真是没想到,他亲生的母亲居然会替他打手枪。而在此之前,他可说从未有过与女孩或女人有过如此性行为,那只手带来的奇怪感觉就好像海波般喜悦震悚地袭向他。「很好。」他最终说出了自己的感觉。「如果你想要我停的话,就说一声好了。」茱丽说着,在替儿子打手枪好阵子之后,她突然把男孩的阳具含入了口中。她慢慢地吸吮着,津津有味地在嘴里品尝着可爱又富有活力地肉棒。凯文被这个吓倒了,他有着罪恶的感觉,但当他想要摆脱时,却发现他的身体根本不听使唤了。事实上,他的臀部好像有了自主意识般慢慢地前后冲刺着,狂操着他母亲那又热又湿的嘴。茱丽能明白无误地感觉到她那年青淫欲的独生子已经快要达到高潮,她更用力地吸吮着,低低地呜咽着,不顾一切地想要吞咽着男孩的精液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「我……」凯文已经开始了,但声音却突然停了下来,因为他不能在他的母亲面前说出「射出」两个字。茱丽知道男孩想要说什么,她能感觉到那在湿濡嘴中猛跃地跳动着发射的茎身所带来的惊悚感。凯文喘息着呻吟,高潮的感觉在他体内流动,他的肉棒在发狂似地抽搐,把一波波微咸的精液射入他母亲的口中。茱丽飞快地吞咽着,她贪婪地榨取每一滴,直至最后一滴也被她吸净。最终,她拉回了自己的头。「谢谢。」凯文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,刚才的性欲冲击让他默认了母亲替他口交,但在射精之后,他便很快被这种负罪感袭上心头。「没什么,」茱丽回答道:「现在,你想不想洗个澡呢?如果你想的话,我会为你放好水的。」「这当然,妈妈,谢谢你。」凯文后退了一步,在穿好了短裤之后,他离开了浴室。茱丽坐了回去,微笑着回想刚才发生的事情。毫无疑问的,与平常相比,她的儿子有一点儿反常。她想要再次实现这个想法,也许要更进一步,如果凯文也想的话,那就更好了。过了一段时间之后,茱丽和凯文相挨着坐在沙发上看电视。两人都在回想下午的事情,但是却没有一人把这事宣之于口。茱丽是满怀希望;凯文则在随后的几个小时内极力地想要拿出勇气说些什么,并且不时地偷瞧着正微笑着看电视的她。茱丽决定要耐心点去等待。最终,凯文鼓足了勇气转身面对母亲,「妈妈?」他开始了第一步。「是的,宝贝,什么事?」茱丽回应着他。「是有关于下午,你知道的……你做的那些?」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