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告合作邮箱:laipinglvcha@126.com
合理安排看片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返回

看老婆被轮奸之日出

来源:   发布时间:2020-10-19 13:57:45
 2012,新年将至。
  老婆:“老公,元旦放假,我们去旅游吗?”
  我:“好啊,你想去哪?”
  “你说。”
  我想了想,道:“夏威夷?普吉岛?”
  “又是海滩,每次放假,我们好像都是去海滩。”
  “你不喜欢?”
  老婆眨着眼睛,道:“我们去个从来没去过的地方好不好?”
  “你有什么好主意?”
  “小采说,她和朋友去野营。”
  小采是我老婆的大学同学,两人关系很好,形同姐妹。
  我:“他们去徒步野营?”
  “嗯,想不想一起去?他们说可以在山上看日出,好期待啊。”
  “我无所谓,只要你喜欢就好,不过,到时候,你可别喊辛苦。”
  老婆:“我没你那么懒呢。”继而高兴的拍手道:“嘻嘻,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。”
  我:“这次去的,一共几个人啊?”
  “我和你,2人,再加小采和她的朋友,大概6、7个人吧。”
  我:“她老公不去吗?”
  老婆:“她老公可能有其他的活动。”
  我:“那小采的朋友,是男的女的?”
  “男的。”
  “都是男的?”
  “嗯,都是男的。”老婆看见我表情诧异,忽然神秘的一笑,道:“你对她有兴趣?”
  “我有什么兴趣?只是随便问问。”
  惠蓉似怀疑的看着我的眼睛,追问道:“真的只是随便问问?”
  “老婆,你干嘛,说得我好像心里有鬼一样。我要是对女人有兴趣,也只会对你有兴趣。”
  惠蓉“嘿嘿”笑道:“那你想不想知道,这些男人和小采是什么关系?”
  为了让老婆彻底打消怀疑我心存不轨的念头,我郑重其事的道:“不想知道。”
  “但是我想告诉你。”
  “好吧,那你说咯。”
  惠蓉微笑道:“这些男人都是小采的炮友。”
  我吃惊道:“炮友!”
  “嗯,他们喜欢合在一起,轮奸小采。”
  我心说,小采可是已经结了婚女人,怎么还这样乱来,口里惊呼道:“天呐,那小采的老公,知不知道?”
  “也许知道,也许不知道。”
  “老婆,那我们还要去吗?”
  “为什么不去?”
  “我不想你和这些人混在一起。”
  “没事的,他们玩他们的,我们玩我们的,我想在山上看日出。”
  我心里犹豫不定,生怕老婆与那些人走的太近,耳读目染。
  老婆安慰我道:“老公,我要是学坏的话,大学的时候就已经变坏啦,你老婆可是出淤泥而不染,才不会和小采一样那么淫荡。小采在大学的时候,名声就已经臭了,班里的男生都叫她”公共汽车“,不知道被多少人上过了,其实她老公颜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两个人有时还在一起玩群交。”
  我:“太夸张了,想不到小采表面文文静静的,背地里竟是这样一个不要脸的荡妇。”
  “女人嘛,多多少少都会装一点,但是小采除了常常发骚以外,做人还是很好的,所以我才一直不讨厌她。”
  嗯,这点我承认,小采为人确实不错,大方、又有亲和力,很讨人喜欢。
  惠蓉:“老公,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吗?”
  “放心,我对你一百个放心。”
  元旦当日。
  装备好行李,我与老婆开车早早的出发,先与小采他们汇合。
  等我们开到约定的地点时,小采他们已经在那里等了。
  惠蓉:“喂,我们来了。”
  小采指了指手表,道:“迟到大王。”
  惠蓉吐了吐舌头,道:“路上堵嘛。”
  小采笑道:“每次你都有理由。”
  “美女迟到,没有理由,也一定要原谅。”
  说话的是一个陌生的男人,他站在小采的身边,应该就是小采的朋友了。
  小采对我和惠蓉道:“我来给你们介绍,这是阿东、这是阿东的弟弟——小楠,这位是胖哥、熊哥、还有我表弟阿健。”
  哦?小采的表弟也在里面,难道小采还玩乱伦?
  再看看面前这5个男人,除了阿健显得瘦小以外,其他个个膀大腰圆,真难想象小采一个人如何吃得消这些汉子,想不到她看起来娇娇柔柔,胃口居然那么大。
  小采介绍完她的朋友,接着向她的朋友介绍我与娇妻,“这是我大学最要好的朋友——惠蓉,这是惠蓉的老公——志仁。”
  大家相互问好。
  阿东一直盯着我老婆,似看也看不够,他道:“原来你就是惠蓉。”
  惠蓉笑道:“你认识我吗?”
  “不认识,但听小采经常念道你。”
  “哦?她是不是常常说我坏话?”
  阿东:“坏话没有,只有好话,她说的一点没错,你是一个大美女。”
  老婆听得阿东的赞扬,高兴道:“小采除了说我漂亮,还有没有说过我其它什么好话?”
  “其它的……我慢慢再告诉你。”
  小采:“好了,好了,各位出车了。”
  阿健:“哦!出发咯!”
  小采:“志仁,你的车能不能帮我们分担一些行李。”
  我:“可以啊。”
  小采他们开的是一辆商务车,人有座位,但行李却铺张不开,他们将大件的行李全部搬到了我的车上。
  惠蓉看着我们的车,道:“老公,行李都堆满了,我坐哪啊?”
  我这才发现,他们的行李竟连副驾驶的座位也占据了,连我都要低着头开车。
  小采:“惠蓉,你坐我们的车吧。”
  惠蓉:“可是你们的车也挤的呀。”
  小采想了想,对她的表弟叫道:“阿健,你个子瘦,去陪志仁哥坐,惠蓉,你跟我们坐一辆车。”
  阿健“哦”了一声,对我道:“志仁哥,那我跟你一起。”
  我看了看惠蓉,又看了看将和她一辆汽车的几个男人,心中隐隐觉得有些不妥,但又不知如何开口。
  惠蓉:“老公,那我和他们坐一辆车咯。”
  小采的汽车已经发动,她在车里向老婆招手,“惠蓉,上车了。”
  惠蓉:“哎,来了,老公,一路注意安全。”
  阿健:“放心啦,我会照顾大哥的。”
  车子驶上高速,我将车紧紧的跟在小采他们的后面。
  虽然我知道,如果那些男人在车里对我老婆干点什么,我也看不见,但跟着,心里总是能安慰一点。
  再说万一有什么突发的状况,惠蓉只要拍拍车窗,我便能及时的想办法救她。
  阿健:“旅游真开心。”他钻在行李堆中,瘦小的身子正好卡住,正翻着手机。
  我:“看什么呢?”
  “我表姐。”
  “小采?”
  “嗯。”
  “那你能看到真人,又何必看照片?”
  “因为照片比较刺激。”
  “有什么刺激的?”
  “你看。”阿健说着将手机递到我的眼前。
  只见手机的屏幕中,小采赤裸着全身,她的身边分立着几个同样赤膊的男人,那个阿东也在里面,一根与他体格相近的巨屌,吊垂在他的胯间。
  阿健:“则么样?好看吗?”
  “你小子,则么会有你姐姐的这种照片。”
  “是姐姐给我的。我还有其他人的,你要不要看?”
  “还有谁的?”
  “你看。”阿健又将手机递到我的眼前。
  我侧头去看,可这一次,看得我几乎将车撞上高速边的围栏。
  阿健:“志仁哥,小心点啊,你要吓死我吗?”
  “你……你怎么会有惠蓉的裸照?”
  “也是我姐姐给我的。我姐姐说,那是惠蓉姐姐在大学时候拍的。”
  “她大学的时候……”
  “你知道吗?”
  “知道什么?”
  “惠蓉姐姐和我表姐在大学的事。”
  我摇头道:“不知道。”
  阿健的脸上现出诡异的笑容,似想起了什么很有趣的事情,他道:“那我讲给你听听,要不要?”
  “你说。”
  “我表姐看起来好像清纯、端庄,在别人的眼里好像一个乖乖女,其实她是个骚货,她在大学时的外号,叫”公共汽车“。”阿健说完,望了我一眼,似想看我吃惊的表情。
  但我并没有显得十分诧异,因为他说的话,我曾听惠蓉讲过一遍。
  阿健接着道:“我表姐有个最要好的朋友,就是惠蓉姐姐,她在大学的时候,也有个外号,叫”公共厕所。“”
  什么!我心中猛地一凛,脑海里竟似空白一片。
  只听阿健惊叫:“看车!”
  我浑身一激灵,急将汽车重新驶回正道。
  但脑子里兀自嗡嗡作响,我最心爱的惠蓉,怎么会有那种不堪入耳的绰号。
  阿健:“志仁哥,你要不要先停下车,我好怕你再这样开下去,会出车祸,连我的小命也一起搭上了。”
  我不理阿健的埋怨,问道:“谁说我老婆的外号,叫”公共厕所“。”
  “不是我说的,是我姐姐说的,她是”公共汽车“,惠蓉姐姐是”公共厕所“。”
  不可能,这绝不可能,我不相信。
  我:“你姐姐会不会骗你?”
  “我姐姐不会骗我,再说她为什么要骗我?我还看过她的屄上刺青,刺青的图案就是她的外号,”公共汽车“。”
  我松了一口气,我从没见过惠蓉的耻丘上有什么刺青。
  但我仔细一想,又不禁心头一紧,惠蓉阴毛浓密,我从来没见过她耻丘无毛的样子,所以即使她的耻丘上有刺青,我也看不见。
  阿健:“志仁哥,你在想什么?”
  “没……没什么。”
  汽车开到中途,在一座休息站停下。
  众人稍作调整,补给的补给,上厕所的上厕所。
  我下车,来到小采他们的车旁边。
  惠蓉没有下车,双手搁在窗前,向外看着风景。
  我:“惠蓉,你要不要下车,我们去超市逛逛?”
  老婆:“不想逛。”
  我其实是想找老婆谈一谈,套一套她的口风。
  虽然我对阿健的话心存疑虑,不全相信,但他给我看的照片,和他所说的刺青,确实惊到了我。
  我:“那你要不要上厕所?”
  “不想上。”
  “那你想不想下车,陪老公看看风景。”
  惠蓉笑道:“老公,你怎么了?干嘛一定要我下车。”
  “没……没,只是随便问问嘛。”我有些心虚的将视线移到旁边。
  但在我移开视线一刹那,我发现惠蓉也似心虚的侧过了头。
  她的俏脸微微红晕,她干嘛脸红?
  惠蓉:“老公,小采他们去超市了,你要不要去帮帮他们。”
  “他们都去了?”
  “没……哦不,他们都去了。”
  “我不想去超车,老婆你把车门开一开,让我上车来座一会。”我想乘着小采他们都不在,正好与妻子聊一聊。
  然而我叫她把车门打开,在惠蓉听来,却好像出了什么大事,她先是失声的“啊”了一声,然后吱吱呜呜的道:“……不要了吧。”
  我诧异道:“干嘛不要?”
  妻子俏脸更红,喃喃的道:“车……车里挤的,又乱,上来不好座的。”
  我不知所云,“他们不都走了,我为什么不能座,你让我上车坐一会嘛,外面冷死了。”
  老婆柳眉微蹙道:“哎呀,小采他们马上就回来了,你上来又要下去,好麻烦的。”
  “老婆,你是不是真的,就这样看着你老公站在车外受凉,连帮我开个车门也不肯。还口口声声说麻烦,我看是你最嫌麻烦,连门也懒得给我开。”
  老婆扮作怪腔的朝我吐了吐舌头,我却惊讶的发现,从她的舌苔上流落一大滩又粘又白的浆汁,她急忙用小手挡住,继而马上又用舌头舔干净手上黏着的白浆。
  “老婆,你吃的什么?”
  “是……”她似一时不知道如何解释,顿了两秒,才道:“是……是牛奶。”
  “喂!你们这些家伙,也不知道过来帮帮我。”这时,小采从远处走了回来,只见她一人拎着大包小包。
  “老公,去帮帮小采嘛。”
  我跑过去,帮小采分担。
  但心里兀自记挂老婆,一步三回头的看她。
  可是见到惠蓉缩回了汽车,并关上了车窗。
  小采:“还是你最好。”
  我:“他们没陪你一起去吗?”
  “他们……”小采朝汽车的方向瞪一眼,又似气嘟嘟的哼了一声。
  我们走回车旁。
  小采:“开门!开门!你们怎么好意思,让我一个人去买东西!”
  “来了。”汽车里,竟传出一句男声,随着车门被拉开,我第一个看见的阿东,随后看见的是熊哥,他的手摸索着裆部,似来不及拉上门禁。
  胖哥、阿东的表弟,他们都坐在车里。
  这是怎么回事?惠蓉明明和我说,他们陪小采逛超市去了。
  我疑惑不解的望向惠蓉,只见她坐在最后一排,身上盖着一件长到膝盖的风衣,是阿东的风衣。
  惠蓉的皮靴歪倒在一边,光着一双只穿着丝袜的小脚丫,黑色的裤袜似被水浸湿,深色的袜头变得颜色更深,丝袜变得润滑透明,衬托得一对玉足性感肉嫩。
  惠蓉的俏脸红红的,仿佛刚泡完热水澡一般,但她媚眼半闭的神情,又像是刚刚做完某件特别的事情,并还沉浸在那事后的余韵中。
  小采把东西往车上一扔,“出发了。”
  可是,我想问清楚惠蓉。
  小采看见我有话与惠蓉说,她回过头看了看惠蓉,却见老婆轻轻的对小采摇了摇头。
  小采:“有事待会说嘛,如果我们现在不出发,就赶不及中午到阿里山了,那样我们行程的计划,都会被打乱。”
  我迟疑片刻,决定还是等到了目的地,再和老婆谈谈,毕竟现在要这么多人干等着我和妻子谈完,实在过意不去。
  我回到自己的车里。
  满怀心事,越想越觉得妻子哪里不对劲。
  外加上先前阿健和我说的话,料想惠蓉一定瞒了我不少的事情。
  阿健兀自挤在车里的行李堆中,看着手机,好似一动未动。
  我:“你怎么不下车走走?”
  阿健:“去过了。”
  “什么时候?”
  “就在你离开车子的时候,我比你晚下车,又比你先上车。”他接着道:“想不想看看我新拍的好戏?”阿健的表情似笑非笑,说不出的猥琐,仿佛要与我公布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  我竟有些害怕看到他的这种表情,因为上次他出现这种表情的时候,我差点出了车祸。
  我:“阿健,你会不会开车?”
  “会。”
  “那你来开。”
  “明智的决定。”
  车子启动,回到高速。
  我挤在行李堆中,翻着阿健给我的手机。
  我的手在颤抖,接着连我的身体也开始颤抖。
  脑海里似一阵清醒,一阵浑浊。
  感觉周围的行李快把我挤得喘不过气来,我打开窗,劲风铺面,而我却感受不到那冰凉刺骨的寒意,只觉得气闷的胸口有所舒缓。
  如果刚才不是我明智的把汽车交给阿健,相信我此时已将车撞上了路边的围栏。
  阿健:“好看吗?”
  我:“这是你在哪拍的?”
  “你刚才站在我姐他们汽车的右面,我呢,则在你的对面,也就是汽车的左面,所以你没注意到我,而我却拍到了你所看不见的画面。”
  是的,阿健拍到的东西,不但我那个时候看不见,而且连做梦也想不到。
  阿健站在汽车的左侧,从另一扇车窗,正好拍到了老婆的背面。
  只见老婆撅着又肥又白的大肉臀,裤袜退在大腿跟处,阿东的一双大手,紧紧的抱着她两瓣肥白的屁股,粗长的巨屌在惠蓉的肉穴里肆意开垦,两人的下体激烈碰撞,牵出一缕缕的淫丝。
  阿东愈干愈狂,肉棍一次比一次重重的捅入惠蓉的腔道,卵蛋拍得肉屄“啪啪”脆响,似乎要将老婆的肉穴干烂一般。
  然而那个时候,毫不知情的我,却还傻傻的在和惠蓉聊天。
  惠蓉则一面抵受着阿东的冲刺,一面努力的掩饰自己。
  怪不得老婆的俏脸会有晕红、神情古怪,怪不得她要将身子整个的靠在车窗上,她是为了不让我看见车里的情景,看不见许多男人排着队的肏她。
  是熊哥脱掉了老婆的一双皮靴,惠蓉一对穿着丝袜的小脚,已经因为兴奋而蜷曲,熊哥捧起妻子的一只玉足,伸出舌头,从脚尖舔至足底,最后将深色袜头含入口中,贪婪的舔舐着老婆每一粒玲珑的脚趾。
  阿东的表弟——小楠,他用手指通干净老婆的屁眼,然后将他的阳具塞进了惠蓉紧密的褶皱。
  我看着手机里刺激的一幕,忽然回想起惠蓉当时那一瞬间的表情。
  她那时蓦地睁大双眼,朱唇被牙齿咬得发白,双手紧紧的抓住车窗,娇躯一阵接一阵的战栗。
  然而那个时候,我还以为妻子是因为寒风而寒噤。
  阿东与小楠,一进一出的抽插着老婆的肉屄与肛洞。
  然而颤抖的老婆,似已支持不住,她的身体颤抖的越来越厉害。
  “喂!你们这些家伙,也不知道过来帮帮我。”远处传来小采的呼唤。
  惠蓉:“老公,去帮帮小采嘛。”
  我现在才知道,妻子说这句话时,几乎用尽了她所有的气力。
  就在我离开的一刹那,她彻底的崩溃了。
  高潮的淫水似决堤般的喷泄而出,从她的大腿流下,浸湿了整双裤袜。
  我想,如果那个时候我没走,没有去帮小采拿东西,那我将能看到她那兴奋到极点的高潮。
  阿东将老婆拖进汽车,看了很久的胖哥顺手关上车窗。
  胖哥:“好了,该我了。”
  熊哥:“我还没上。”
  阿东:“快点,他老公就要来了。”
  阿东与小楠让开位置,胖哥与熊哥,快速的解下裤子。
  妻子正面朝上,阿东抓着她的脚腕,将惠蓉的小腿搬到脑后,老婆饱满的肥臀好像一只圆鼓鼓的“肉球”,挺在胖哥与熊哥的面前,“肉球”上生着两只桃园密洞,肉屄阴唇外翻,蜜汁横溢,屁眼皱褶突出,大大的敞开,说不出的淫靡诱人。
  胖哥将手指扣入老婆的肥穴,沾了点淫水涂在勃起的阳具上,屁股一挺,插了进去。
  接着熊哥从下而上,将鸡巴捅入惠蓉的菊门。
  两个男人一进一出,在我妻子的肉洞中翻云覆雨。
  这时,阿健忍不住的将手伸进车窗,阿东撩起老婆的上衣,让阿健尽情享受惠蓉的一对豪乳。
  老婆呻吟、浪叫:“肏……肏我……好喜欢……好喜欢你们的大鸡巴。”
  我从没听妻子说过这样的淫言浪语,也从没见过她如此饥渴。
  阿东:“看来小采说得一点没错。”
  惠蓉:“她……她说什么?”
  阿东:“你们班里,就你最欠肏.”
  妻子听得阿东的话,似封存已久的记忆忽然被人勾起,惠蓉的表情忽然变得说不出的淫荡、妖媚,她纤纤玉手环住胖哥的粗腰,纵情的迎接着胖哥的巨屌深深插入。
  阿东:“那时候,你们班里的男人都喜欢叫你什么?”
  老婆又似腼腆,又似妖媚,用眼角看着阿东,“不告诉你。”
  阿东微笑道:“快点说嘛。”一面用手拧着惠蓉勃起的乳头。
  老婆媚眼挑逗,喃喃的道:“他们……他们喜欢叫我……”她似故意不说出最后几个字,叫人着急。
  但听小楠邪笑道:“叫你公共厕所。”他手里拿着一把刮胡刀,老婆的阴毛已被剃去,肉嫩光滑耻丘上,赫然纹着“公共厕所”四个大字。
  “开门!开门……”是小采的声音。
  胖哥:“操,来的真是时候。”他一面说话,一面加紧抽送,似不肯善罢甘休。
  阿东:“快,穿上衣服。好了没有,大家动作快点。”
  熊哥:“要射了!”
  老婆惊呼:“啊啊……别……别给我老公看见……啊啊……”她一面挣扎,一面却不能自已的喘息浪叫,肉臀在两个男人的猛攻下,剧烈的震颤。
  阿东:“快别干了,一会有的是时间。”他强拉着胖哥,离开惠蓉的身体。
  胖哥一脸不满,怒道:“操!”泄愤似的在老婆肥白的肉臀上,狠狠的扇了一巴掌。
  熊哥从妻子的身下钻出,快速的穿上裤子,他却是脸现欢愉,原来他已爽完,粘稠的精液胡满了惠蓉的屁眼。
  男人们陆续的整理好自己的着装。
  只有赤裸的老婆似一滩软泥般的倒在车内,娇躯一颤一颤,浑身香汗淋漓。
  阿东随手拿起自己的风衣,丢给小楠,指着惠蓉道:“快帮她盖上。”
  小楠迅速的扶起惠蓉,拉她到车椅上坐好,将阿东的风衣盖在老婆的身上。
  阿东扫了一眼众人,道:“好了,我开门了。”继而对着门外的我们喊道:“来了!”
  熊哥:“等等……老子的裤裆卡住了。”他的话音未落,门“刷”的被阿东打开了。
  接下来,便是我出现在了阿健的镜头中,表情茫然,那时候我只是心存怀疑,又怎会想到,妻子竟真的在车里被那几个男人轮奸了。
  阿健:“志仁哥,一会能不能让我也肏一回惠蓉姐?”
  我正憋着一肚子的怨气,扭头对他吼道:“开好你的车,你这个该死的小流氓。”
  阿健无趣的努了努嘴。
  我拿出自己的手机,拨打老婆的电话。
  我要她立刻回到我的身边,我已经不能再忍,已经不能再等。
  然而惠蓉没有接听。
  我兀自不放弃,接二连三的打过去。
  手机终于通了。
  惠蓉:“老……老公……”她的语调急促,而又断断续续,仿佛在奔跑冲刺。
  但她又怎么可能在奔跑?
  “呜呜……啜啜……”妻子的声音如同小猫喝粥,拼命的吞咽、吮吸,我只觉眼前一黑,脑海里尽现老婆帮男人口交的画面。
  即使我不愿承认,但事实终究是事实,惠蓉又和那几个男人搞上了……
  阿健:“志仁哥,我们到了。”
  阿里山。
  我:“知道了。”
  迫不及待的下车去找惠蓉,心里已做好将他们捉奸在床的准备。
  我快步跑到他们的车旁,一把拉开车门。
  惠蓉:“老公?”她似正要下车。
  她穿着整齐,从外表上看,没有一丝不妥的异象。
  惠蓉脸露疑惑,问道:“怎么了?这样看我。”
  “没……没什么。”此刻我不禁怀疑自己,先前所看到、听到、知道的一切都是梦境。
  惠蓉仍是我纯真的爱妻,从不被任何人玷污过。
  可是……可是,我也骗不了自己。
  她红艳艳的脸蛋,疲倦却又似满足的神态,让我不得不坚信那些发生过的事。
  那么多年的夫妻,惠蓉的一颦一笑怎能瞒过我的眼睛?
  我:“老婆,我想和你聊一聊。”
  小采却插嘴道:“马上就开饭了,有什么话,一会说嘛。”
  惠蓉:“老公,帮大家一起干活嘛。”
  好……好吧,我将一口气忍进肚里,现在也确实不是谈话的时候,阿东、阿健、雄哥、胖哥……都在,我不想被他们看笑话。
  我们在山脚下午餐,搭了一个临时用的餐桌。
  阿东:“惠蓉你先吃。”他拿了一块三明治递给惠蓉。
  老婆:“老公,你替我拿一下,我取一下纸巾。”
  我向阿东道谢,接过他递来的三明治,顺便放进嘴里尝了一口。
  一股浓浓的腥臭味?这味道?好像即熟悉又陌生,但一时又想不起来,只觉得很怪。
  老婆:“哎呀,老公,你怎么偷吃我的东西。”
  我:“你的东西,我有什么不能吃的?”
  “但这是我的嘛。”
  我小声的对老婆道:“味道好像有点奇怪。”
  妻子听得我的话,小脸竟微微晕红,回头朝阿东瞪了一眼,阿东却似笑非笑,神情中像隐含着某种秘密。
  小采:“惠蓉,快吃吧,别凉了。”她手里也拿着一个三明治,和老婆的一摸一样。
  惠蓉将三明治递到嘴边,吃一小口,她的表情,却不像我一般觉得味道奇怪,而是像尝到了某种令她兴奋的滋味,她接着又吃了第二口、第三口……
  她眼波流转,似尝到了春意,玉指刮下一点三明治上的白浆,伸出香舌卷绕指尖,将白浆一点一点的舔净。
  阿健看着老婆性感诱人的姿态,年少气盛的他不禁凡心大动,一仰头猛灌下几大口啤酒。
  阿东问惠蓉:“好吃吗?”
  惠蓉咽了一口热水,双颊晕红,喃喃的道:“你说呢?”她说话的时候,眼睛瞧上阿东,阿东也看向惠蓉,两人眼神一对,又不约而同的微笑了一下,阿东的笑像是坏笑,妻子的笑却似又羞又浪。
  这两个人,一定藏着秘密,但到底是什么秘密?还有那三明治的奇怪味道,又是怎么回事?
  我心中思索,忽然,我好像想到了什么。
  三明治上涂着的白浆。
  那……那乳白色的液体,和那股奇怪的腥味配起来,难不成是男人的精液?
  胖哥:“惠蓉要不要再来一个?我包的哦。”
  惠蓉羞嗒嗒的道:“我饱啦。”她没有去接胖哥递来的三明治,目光却不经意的朝胖哥的裤裆望了一眼。
  眼神似犹豫的想尝一尝那味道。
  阿东:“惠蓉,三明治好不好吃?”
  老婆:“好吃啊。”
  “我看你喜欢吃,以后我们教你老公怎么做,好不好?”
  惠蓉看了我一眼道:“不好,我老公才不要学。”
  小采插嘴道:“阿东,惠蓉是说,她只喜欢吃你们做的三明治。”
  几个男人“哈哈”大笑。
  惠蓉羞道:“去,我才没那么说。”她将最后一口三明治放进嘴中,细嚼慢咽的吃下,又似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。
  午饭后,徒步上山,饱览美景。
  可我的心却始终游移在惠蓉的身上,我时刻想找个机会和她聊一聊,却时刻找不到机会。
  那几个男人似与惠蓉粘在了一起,撕都撕不开。
  惠蓉:“老公,救命啊,阿东又欺负我。”
  阿东将老婆横抱在臂弯中,吓唬她,要将她丢进路旁的小溪。
  惠蓉的双手紧紧抱着阿东的脖颈,连声娇叫。
  胖哥:“我来救你。”但他口里说救惠蓉,手却不安分的只管捏着老婆的翘臀。
  熊哥也跑过去,却帮着阿东脱掉惠蓉两只跑鞋,抓起她一只穿着丝袜的肉嫩脚丫,瘙痒她的脚底。
  “惠蓉姐,我来了!”小楠不甘人后,从阿东的背后绕出一双毛手,按在老婆的酥胸上。
  惠蓉被他们弄得上气不接下气,呼道:“啊呀呀……不行了……哈哈哈,你们快放了我。”
  阿健:“我来给你们拍照。”他手举着照相机,将一女四男的精彩场面摄录了下来。
  小采:“志仁,他们这样玩你老婆,你不吃醋?”
  我:“出来玩,高兴嘛,他们也没有太过分。”
  “呵呵。”小采:“其实你什么都知道了,是不是?”
  “知道什么?”
  “你也和我老公一样,喜欢看自己的老婆被人玩。”
  我惊道:“小采,你在乱说什么。”
  小采看着我,调笑道:“我真的在乱说吗?”
  她的眼神,仿佛一把锐利的剑刃刺透我的心事。
  我不禁心虚的避开视线。
  小采笑了笑,不再说话。
  日落西山,用过晚餐。
  我们在山上露营,搭好帐篷,我与妻子一间,小采和她表弟一间,阿东和小楠一间,熊哥和胖哥一间。
  众人回屋歇息,准备明日早起观赏日出。
  我与惠蓉脱下厚重的外衣,躺在帐篷的被子里。
  终于能和她谈一谈今天的事。
  我有太多的话想与她说。
  惠蓉却比我先开口:“老公,你知不知道我今天看到了什么?”
  我:“看到啥?”
  妻子狡黠的一笑,道:“小采竟然当着我面,和他的朋友在车子里群交。”
  “就在我们来的时候?”
  “嗯,就是在来的路上。除了熊哥开车以外,剩下的阿东和胖哥就和小采在车里搞乱交,他们把行李放你车上,其实是为了腾出空间,让他们好有地方做爱。男人一个接一个轮上小采,你说夸张不夸张?”
  “那你有没有参加?”
  “当然不会,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。”
  “那他们有没有勾引你?要你一起参加?”
  “怎么肯能?”老婆拍着胸口,好像一副受惊的样子,“我吓都吓死了,你那时打电话来,我还想叫你带我下车,可是小采把我的电话抢了过去,还在电话里发出那种声音,你听到了吗?”
  “听到什么?”
  老婆:“她对着我手机的听筒,帮男人舔那个。”
  “可是后来,我再打你的手机,为什么打不通?”
  妻子羞赧道:“他们……他们做了很过分的事。”
  “讲出来。”
  “他们……他们把我的手机,塞进了小采的屁眼。”老婆说话时,却不自觉的夹紧双腿,更不敢与我正视,似怕我看出她心中的秘密。
  惠蓉:“老……老公,你说小采淫不淫荡?”
  我道:“不但淫荡,而且淫贱。”
  惠蓉似有些诧异我会说出这样的话,但兀自接道:“小采是我们班里,出了名的公共汽车。”
  “但我觉得她更像是公共厕所。”
  惠蓉浑身一怔,似冷不防的被人浇了一头的冷水,她顿了半响,才开口道:“老……老公,你说什么?”
  “公共厕所,你说的女人,我看更像是一间可以随便让人上的公共厕所。”
  惠蓉俏脸不禁抽动,小手捏紧了被子,娇躯控制不住的微微发颤。
  惠蓉:“你是……是说,小采像公共厕所?”
  “我说的不是小采。”
  “那……那你在说谁?”妻子语声颤抖,眼皮不停的跳动,仿佛她此刻不安的心。
  我的一只手从被下,摸上惠蓉光滑的大腿,老婆竟下意识的向旁躲开。
  我:“怎么了?”
  惠蓉神色微变,道:“今……今天不方便。”
  “不方便?为什么不方便?”
  “我……我有些肚子痛。”
  “那让老公替你揉揉。”
  惠蓉却不想让我的手碰到她,道:“老公别闹嘛,明天还要早起,我们睡了好不好?”
  我想了想,道:“好,睡觉。”
  妻子迟疑了半秒,但随即听到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。
  可是我却乘她不注意,忽然掀开被子,猛地抬起她的屁股,将她的内裤一把扯落。
  只见她嫩红的阴唇似花瓣般的像两边绽开,豆大阴蒂似被人玩弄了太久,缩不回包皮,而肉鼓鼓的挺在外面,小穴中盛满着白乎乎的粘浆,至此未曾清理,不用猜都可以想到,这一定是别人射进去的精液。
  惠蓉的整个人似已呆住,她怔怔的看着我,似已魂不附体。
  惠蓉:“老……老公!我………听我解释……”
  然而此刻,她的屁眼似因为内心的慌张,而剧烈的蠕动起来,一阵紧闭的收缩之后,随即慢慢的、慢慢的张开,越扩越大,皱褶排便似的向外突出,直到一块黑色的异物,从惠蓉的屁眼洞中探出脑袋,那居然是一只手机。
  惠蓉闭住了嘴,她似已明白自己,没有解释的必要。
  我的手指顶在她光滑无毛的耻丘上,那“公共厕所”四个大字的中间。
  我:“说实话?”
  惠蓉双手掩面,似羞愧到了极点。
  我:“我可以不怪你,但你必须说实话。”
  “真……真的肯原来我吗?”
  “但你必须说实话。”
  “我……”她点了点头。
  我们一直聊天,从她淫乱的开始,到与我结婚后的淫乱。
  她瞒了我很多事,但这种事让我又气愤、又兴奋。
  我一面责问她,一面在她的身上驰骋……
  我从未感觉像今日这般的酣畅淋漓。
  妻子在我的压榨下,不停的喘息,但她的心神却与我紧密交融。
  我们相依为命,情浓于血。
  大地缓缓的闪出一道金线。
  我掀开帐篷,将赤裸的娇妻抱出屋外。
  我们紧紧的贴合,仿佛大地与此刻的太阳。
  老婆:“啊……好美……嗯嗯……好美……”
  我:“嗯嗯,我要射了。”
  老婆:“来,来,全给我,我要!啊啊!”
  我:“日出美如画,日出爽上天!”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